欧洲能源危机继续发酵远比1970年严重 欧洲面临潜在“雷曼时刻”

在俄罗斯近日宣布“北溪1号”输气管道无限期停止运行后,欧洲能源危机继续发酵。

伴随着欧洲能源危机延续且升级,一些市场人士警告称,如果天然气价格、电价继续飙升,欧洲能源交易商要追加的保证金将被进一步推高,可能导致欧洲能源企业陷入流动性危机,即要当心欧洲能源企业的“雷曼时刻”。

为此,一些欧洲国家政府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为企业纾困。在上周末,德国、奥地利、瑞典等国紧急救助能源企业,周二,芬兰和瑞士也推出救助计划。本周五,欧盟各国能源部长还将于举行特别会议,讨论应对措施。

当地时间9月5日(周一),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一度飙涨约35%,创近6个月来的最大单日涨幅,同时也推动欧洲的电力价格上涨。周二天然气价格冲高回落,但仍处于历史高点。

一些分析师担心,如果天然气价格继续飙升,欧洲能源交易商需要追加的保证金将被进一步推高,甚至造成爆炸式增长,有可能直接导致欧洲能源巨头陷入流动性危机甚至破产倒闭,进而波及整个欧洲经济,最终酿成欧洲能源业的“雷曼危机”。其背后的逻辑在于,作为电力和能源批发商,欧洲的公用事业企业往往会在期货市场上持有大部分实物合约的空头头寸作为对冲,如果能源价格大幅上涨,这些头寸会录得亏损,从而影响这些企业。当空头头寸不断录得损失时,交易经纪商、银行或交易所都可能会向这些公司索要更多保证金,从而不断推高这些能源企业的保证金压力。与此同时,天然气、电力价格飙升本身也令这些企业的账面损失增加。两个因素叠加,导致欧洲能源企业的流动性压力急剧飙升。

芬兰经济事务部长林蒂拉(Mika Lintila)上周末在新闻发布会上就警告称,现在的欧洲能源市场具备了2008年“雷曼危机”的所有要素。2008年9月,当时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以6000多亿美元的债务申请破产,引发了美国金融危机。而眼下,欧洲能源巨头们似乎也陷入了雷曼兄弟当年的困境。

上月末,芬兰国有公用事业企业富腾(Fortum)就表示,在一周的时间内,被索要的保证金增加了10亿欧元,达到50亿欧元。花旗集团的分析师上周预计,不断飙升的电力和天然气价格将迫使欧洲公用事业企业提供超过1000亿欧元的额外抵押品,以支付追加的保证金。瑞典的债务办公室上周六表示,由于电力价格飙升,纳斯达克旗下、受瑞典当局监管的纳斯达克清算公司(NasdaqClearing)的保证金要求最近达到1800亿瑞典克朗,高于正常时期的约250亿瑞典克郎,已上涨约1100%。据外媒援引一位德国官员的消息称,德国政府近期接到越来越多有流动性问题的能源企业的电话。

早在去年冬天,当天然气价格飙升至当时的创纪录高位时,欧洲电力供应商和能源交易商就开始面临巨大的保证金要求。如今,在经历了数月的价格持续飙升后,一些行业人士预计天然气、电力价格将在更长时间内保持较高水平,企业保证金压力将继续“爆炸式增长”。电力工业集团Eurelectric的秘书长鲁比(Kristian Ruby)称:“由于保证金要求和抵押品要求,欧洲能源企业长期以来一直在流失现金。这引发了一个问题——如果情况变得更糟怎么办?”他补充称:“政府需要准备好应对这种情况,并为陷入困难的企业提供直接信贷支持,否则就将面临一家企业倒闭并拖累其他企业的连锁风险。”

上周末,瑞信明星分析师波萨(Zoltan Pozsar)警告称,当前欧洲正面临由过度金融杠杆引发的“明斯基时刻”。以德国为例,高达2万亿美元的经济附加值依赖于来自俄罗斯的200亿美元天然气,即存在100倍的杠杆,比雷曼兄弟破产时的杠杆水平要高得多。

高盛分析师戈德洛夫(Alberto Gandolfi)在9月4日的一份报告中也警示称,市场继续低估了欧洲能源危机的深度、广度和结构性影响。目前的危机将比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更严重。如不及时加以干预,欧洲家庭的能源账单在明年初达到峰值时将激增2万亿欧元,约占欧洲GDP的15%。而在他看来,为了缓解欧洲公用事业企业的压力,可以将这些未来的付款证券化,从而避免眼下的资产负债表负担过重。

面临能源企业越来越重的保证金和现金压力,上周末以来,德国、奥地利、瑞典等国不得不紧急救助能源企业,芬兰和瑞士本周也加入了援助行列。

富腾6日表示,它已与芬兰政府投资公司Solidium签署了一项价值23.5亿欧元的过渡性融资安排,以满足其抵押品需求。一位芬兰政府官员称,此举是芬兰政府周日宣布的为该公司提供的100亿欧元流动性担保之外的额外支持。同日,瑞士公用事业公司Axpo表示,它已从政府获得高达40亿瑞士法郎的信贷额度,以帮助确保其流动性需求。瑞士政府已经为该公司设立了100亿瑞郎的安全网,尽管相关立法在议会审议,但仍决定将资金分配给Axpo。瑞士能源部长索马鲁加周二表示:“我们现在必须竭尽全力确保电力供应,我们还需要避免因为暂时的流动性困境,一家能源企业陷入困境,将其他企业也拖入困境中。”

而早在上周日,德国政府就宣布,将推出第三轮总金额65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以保护消费者和企业免受通胀飙升的影响,加之前两轮,德国的信贷支持计划是迄今为止欧洲规模最大的,总计1000亿欧元。此外,德国还为面临流动性问题的公司预留了70亿欧元的贷款。德国能源巨头Uniper SE已获得了该计划的资金支持。

瑞典同日也宣布计划向本国电力企业提供2500亿瑞典克朗的流动性担保。此外,维也纳的市政电力企业也从奥地利政府获得了20亿欧元,用于支付保证金。

不仅仅是单个国家,欧盟委员会也在研究缓解企业流动性危机的措施。欧盟各国能源部长将于9月9日(周五)举行特别会议来讨论如何采取一些“紧急流动性措施”来应对欧洲能源行业潜在的“雷曼危机”。外媒援引的一份政策草案显示,缓解企业流动性危机的相关措施可能包括欧洲央行提供的信贷额度、允许企业用其他新产品作为保证金抵押品以及临时暂停能源衍生品交易,即所谓的“拔网线”。

除了“紧急流动性措施”外,根据草案,会议上还会讨论一揽子限价措施来应对能源价格飙升的问题,主要内容包括对俄罗斯进口天然气设定价格上限,或者建立俄罗斯天然气的单一买家,就具体价格进行谈判。草案建议,在供应中断最严重的地区实施行政定价,引入价格上限。具体措施包括根据不同国家受断供影响将欧盟成员国分为红色和绿域。红区的国家将设定天然气价格上限,而绿区则将维持相关价格,以促进天然气向红区国家流动。但欧盟担心,对俄设置天然气价格上限有可能触发欧洲天然气采购商与俄罗斯国有天然气供应商Gazprom合同中的不可抗力条款,并导致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

欧盟还考虑抑制天然气价格炒作,除了“拔网线”外,还考虑监管荷兰天然气交易中心(Dutch Title Transfer Facility,TTF),以抑制市场投机。草案指出,TTF天然气指数与欧洲液化天然气出船交付指数(Europe’s LNG delivered ex-ship indices)间的溢价已大幅扩大,引发了投资者对该指数代表性的质疑。为此,欧盟将考虑建立一个欧洲液化天然气交易平台。为抑制价格波动,欧盟还将讨论暂时将TTF与日韩基准液化天然气价格指数(Japan-Korean Marker,JKM)挂钩,作为动态价格上限。

耶鲁大学金融稳定项目的高级研究员凯利(Steven Kelly)称:“欧洲各国政府现在需要有人来承担能源价格飙升相关风险。如果银行无法发挥中介作用,为了避免企业流动性危机演变为资产负债表危机,就必须找到源头,让政府采取行动。”

戈德洛夫认为,欧盟还应在电力领域引入价格上限,如此一来,可以为欧盟节省约6500亿欧元的电费,为消费者和市场缓解一定的压力,同时让政府免于征收暴利税。但他也坦言,设置价格上限并不能完全解决能源负担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