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喆:我看裁判没有阴笑没敢正视我 心情就好多了

“我一看裁判比我还紧张,就放心了。裁判没有阴笑,没敢正视我,我心情就好多了。”这是伦敦奥运会体操双杠冠军冯喆赛前说的一番话,他一直担心自己像陈一冰那样被裁判“暗算”。“吊环风波”这几天一直是外界热议的话题,连陈一冰的场上对手都认为他该赢,但裁判却无情地剥夺了这块本属于他的金牌。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怒不可遏地说:“以后,人们一旦想起这届奥运会,就会想起吊环发生的一切,这个污点、这种耻辱不会消失。”不仅是体操,在游泳、自行车、击剑乒乓球、羽毛球、柔道、拳击等项目上,各种错判漏判反判层出不穷,伦敦奥运会已被“裁判门”打上浓重的阴影。

中国“吊环王”陈一冰在表现极为出色的情况下,以0.1分之差无缘卫冕。巴西选手扎内蒂落地没有站稳,却获得更高的分数。裁判随后拒绝了中国体操队的申诉,称不能申诉自己的动作完成分打低了。英国BBC也表示强烈质疑——直言陈一冰是“金牌动作拿银牌”。本届奥运会体操争议声不断,之前已有数次申诉改分风波。对此,黄玉斌呼吁体操裁判制度应该进行改革,“要体现出技术官员对技术的理解和权威,不是要国际体联控制裁判,但要他们保证比赛公正。”

这样的错判误判几乎天天都在伦敦发生。中国队在女子团体竞速赛原本夺得冠军,赛后却被告知“提前接力”犯规,只能获得银牌。男子拳击56公斤级1/8决赛,阿塞拜疆的阿卜杜拉和日本的清水聪对阵,清水聪6次击倒对手,裁判却判对手赢。男子400米自由泳预赛中,韩国选手朴泰桓被莫名其妙地取消成绩,后来又申诉成功。女子重剑个人半决赛上,韩国选手申雅兰由于对判罚不满,坐在剑道上放声大哭。男子体操团体决赛,在日本体操队的申诉下裁判重新打分,结果日本队超过英国队获得银牌,乌克兰本已到手的铜牌“蒸发”了。哥伦比亚和美国队的足球小组赛,裁判在双方选手发生身体接触时,多次做出有利于美国队的判罚。西班牙和克罗地亚水球队小组赛战成7 8时,西班牙发动进攻,虽然电视重放显示球进网,但裁判仍宣布未进。女子七项全能的德国运动员施瓦茨科普夫赛后被告知:“你已经被取消资格了。”而事实上施瓦茨科普夫并没有犯规,只是裁判将她误认为另外一名犯规选手了,德国代表团申诉之后,裁判最终改判施瓦茨科普夫获得银牌……

值得一提的是,中日韩以及印度等一些亚洲国家,在“裁判门”中大多成为了牺牲品。比如奥运会开赛前3日出现6次改判,其中韩国独占5席。以至于韩国媒体普遍极端地认为,伦敦奥运会接连不断的误判,是自称体育强国的欧洲国家横行霸道的表现。

在柔道和体操项目上,日本队也遇到多次改判,但这两次他们都是极大的受益方,不得不惊叹日本代表团的公关能力。相比之下,印度队的多名男拳手因裁判在比赛中误判或改判而失去晋级机会,虽然印度代表团均提出申诉,但都被驳回。中国军团面对错判误判虽一般不申诉,但仅有的几次申诉也未能改变裁判的强硬态度。在女子团体竞速赛“金变银”后,中国队多次向裁判申请,希望拿出证据证明“中国队到底如何犯规,怎么犯规”,但均遭到了现场主裁不礼貌的拒绝,最后甚至遭遇罚款处罚。国际自行车联盟主席麦奎德也称:“判决结果无法更改。”最终中国自行车队也强硬回击,宣布不接受罚款处罚。

在女乒单打决赛中,多次被裁判判罚发球违例的丁宁后来证实,那名苛刻的裁判私下向她道歉。在拳击赛场,出现误判的土库曼斯坦裁判也被取消裁判资格。但更多的“黑哨”依然活跃在奥运赛场。外界普遍认为,不要指望裁判认错改判,更应正视自身的不足。自上而下扎扎实实地提高自身实力,有了实力的保证,裁判的偏袒和错判就会显得更加荒诞无稽。

对于层出不穷的裁判事件,很多媒体表示,“固有的偏见成为错判误判的主要原因。”比如伦敦奥运会上自行车和击剑成为误判的重灾区,这两个项目正是欧洲人的传统强项,裁判大多也是欧洲面孔,他们的固有思想认为,在这个欧洲人把持的舞台上,还应该是欧洲人说了算。他们对亚洲队伍给欧洲队所带来的冲击,其实是一种恐慌与嫉妒的心态,这种心态下难免出现偏袒的行为。比如中国自行车队吃了裁判的亏,就是因为中国目前无人在国际自盟裁判委员会任职,因此在这个欧洲人掌管的项目上没有话语权。

而像体操这样的打分项目,裁判的主观性也非常大。中国等一些体操强国之所以频繁遭遇“压分”,也与国际体操联合会避免“一家独大”的指导思想有关——尽可能地平衡金牌的分布,让更多的国家参与到这一项目中来,但这样的行为已经遭到痛斥,因为误判对一名运动员所带来的影响太大了。尽管有人说误判也是比赛的一部分,但是在伦敦奥运会上已经成为了严重问题的各种误判,早就已经超出了可以容忍的范围,这让运动员4年挥洒的血汗瞬间成了泡影,这分明就是不公平的。如果仅仅只是由于裁判的个人判断出现失误,造成误判或有争议判罚的结果倒也无可厚非,如果这种误判或争议判罚是出于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那这就严重玷污了奥林匹克精神。对奥运会而言,如何保证公正与权威,伦敦“裁判门”事件需要引起深刻反思。

杨迪:“我问过我妈愿不愿意来上海跟我住一段时间,我妈说你有你的事儿,我也有我的事儿”

随着俄军突然逃离了哈尔科夫方向,后续进入该地区的乌克兰军队,在哈尔科夫州发现了俄军丢弃的一台反炮兵雷达

“神话之鸟”现身上海市区!台风“梅花”吹来罕见中华凤头燕鸥,全球数量仅百只左右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白俄罗斯共和国关于建立全天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Shelburne:施罗德曾在老鹰为哈姆效力 近几个月一直在与湖人沟通

App工厂集体熄火 互联网再无产品神线亿美元!Adobe砸钱吞并最大竞争对手Figma